兔系男子。

喜歡詩,喜歡光,喜歡飼料,喜歡你。

兔系男子,一天送你一首詩。

18-太陽雨

  我想進一系列,關於太陽雨,銀色的書籍。既非關太陽、也非關雨,非關理性、感性,也非關英雄主義與懦夫。
  當我們觸及這個話題,你說:「喜歡雨,喜歡雨的味道、雨的溼涼,尤其當雨絲落下,從雨飛揚的方向能看見──風的顏色。」還戲說自己,是水作的男孩。我說:「喜歡太陽,太陽的存在,不代表沒有雨天,而只要太陽存在,晴天,就一定會出現。」笑了笑,那我,肯定是木作的了?
  我們沒有質疑對方,甚至了解彼此、相談甚歡。明知,兩人站在磁的彼端,是相反的存在。
  倏地,一束光清晰地破開陰雲,太陽舉起雙臂向外推開,是滿滿的光,所有的雲都擠到天空之外。一大群白蜜蜂迎面撲來,我們無法動彈,直到飛出地平線,日光變得曚曨,臉龐忽覺溼涼,是細細的雨,你轉過頭,說:「是太陽雨。」
  是啊,正好能行光合作用呢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兔系男子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